登录 | 注册
清朝洋药厘金
浏览:745   [ +收藏 ]

洋药厘金,是对鸦片进口时所课的正税和厘金。

公元1820年,嘉庆病世,道光皇帝当年即位,此时,清朝正面临着最严重的内外危机。至道光初年,英国开始把鸦片大量输入中国,荼毒百姓,并从中大发横财,由于输入大量猛增,英吉利大船终年停于零丁洋、大屿山等处,名曰“趸船”,凡是贩运鸦片烟到广东的,先存放于趸船,然后经海关进入,在省城包买鸦片户称为“窑口”,与经销商商议好价格后给单,然后经销商持单据雇快艇到趸船,凭单取鸦片。这种快艇名为“快蟹”,装备有武器火炮,行驶如飞,兵船追捕不上。鸦片灌输内地后,因吸食上瘾,精神上难以控制,获利颇多,所以越禁越多。除烟土外其他各项货物,也多从趸船私售。关税偷漏,导致白银大量外流,朝廷多次驱逐严拿,而趸船停泊、快蟹递私如故。

道光十八年,鸿胪卿黄爵滋上奏:“自烟土入中国,广东奸商勾通巡海弁兵,将纹银运出中国,将鸦片运入口内。经调查,道光初年,每年走漏白银几百万两;道光十四年以前,每年走漏二千余万两;近来每年走漏三千余万两。除此之外,各海口走漏的纹银加在一起也有几千万两之多。年复一年,无复终止。消耗纹银数目巨大,是由于贩卖鸦片过于兴盛。鸦片贩卖兴盛,是由于吸食鸦片的人过于众多。全力查禁,应加重罪名。”

上韪其言,道光皇帝决定严禁鸦片入口。道光十九年,派遣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禁烟,截获趸船烟土二万八百八十余箱,并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并拟定《禁烟章程》,凡开设窑口及烟馆,与贩运吸食鸦片,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均处以极刑。

虎门销烟,触犯了英国资产阶级的利益,以此为借口,道光二十年六月,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由于清政府一直以来的闭关锁国政策,已经严重的阻碍了中国的发展,对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一无所知,因此战事一开,英国船坚炮利,很快围困珠江口,攻占浙江定海,直逼天津大沽,道光皇帝大为震惊,无奈派遣琦善等人谈判。道光二十二年八月,清政府与英国签下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开放广州、福州、厦门、宁波、上海五口通商,赔款两千一百万元。英国在条约中,以洋药之名混入进口商品之列,每百斤纳银30两。税率还是以值百抽五为依据。《南京条约》签订后,美国、法国接踵而至,道光二十四年,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美《望厦条约》、中法《黄埔条约》,严重损害了中国的独立主权。鸦片战争标志着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中国从封建社会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咸丰七年,闽浙总督王懿德等提出因为军需紧张,暂时从权,同意外国商人贩卖鸦片,从中抽取课税的申请,皇帝下旨允许。

咸丰八年,与法国签订条约,向来不允许进行鸦片交易活动,现在稍微放松禁令,允许商人进行贸易。每一百斤鸦片缴纳税银三十两,只能在通商口岸销售,离开口岸即是中国货物,允许中国商人运往内地,法国商人不得护送。以后与各国签订的条约都于此相同。

咸丰九年,皇帝认为在鸦片没有定税前,许多地方官员营私舞弊,现在既然已经签订了章程,自应一律照章办理。上海是各国商人荟萃之地,尤其应该及早奉行条约,不得以多报少,借机中饱私囊。两江总督何桂淸奏请减轻鸦片税课,皇帝批交朝廷大臣议论。不久奏议:“鸦片税则,各省海关均照此征收,江苏怎么能独与别省不同?所征收的税银,每三个月报解一次,不准截留支用。至于鸦片厘捐,有关税不同,原来规定的二十两税银,不须再增加十两,只是不得将洋税抵作厘捐。”皇帝批准了这一建议。云贵总督张亮基上奏称云南省向来没有洋药,皇帝下令先对当地所生产的土药分别征收税厘,不得以洋药来混冒土药。


02同治_副本.jpg


光绪初年,广东招商包收鸦片捐税,每年向国家缴纳四十二万元,五年承包期满,每年递增二万元。光绪二年,与英国签订条约,鸦片入口,由官府稽查,然后封存在栈房或趸船,等到售卖时,按照税则纳税,并命令购买者输纳例税,以防止偷漏,税额由各省酌情规定。光绪六年,广东新商承办鸦片捐税,每年认交九十万元,仍以五年为限。

光绪七年,大学士左宗棠上奏:“要想禁食鸦片,应该先增加其课税。鸦片一百斤,拟征税厘一百五十两白银。土药价低,允许以鸦片的价格推算。”皇帝命令将军、督抚根据情况讨论出一个妥善的方案上报。不久,直隶总督李鸿章上奏:“鸦片既然难以立刻禁止,只能先加征税厘,烟价高,吸食者就会逐渐减少。只是如果税厘过重,恐怕偷漏的人会增多,也须通盘考虑。查鸦片先由印度运到香港,然后分别运到各个口岸,奸商即在香港私相授受。检阅贸易总册,从同治十三年到光绪四年,到达香港的鸦片,每年有八万四千到九万六千多箱。光绪五年运到香港的为十万七千多箱,运销到各口岸纳税的只有八万六千多箱,每年总计私自出售的达二万几千箱。增加税厘容易,防止偷漏却十分困难。打算对每一百斤鸦片除征收正税三十两外,另加征八十两,总计厘税一百一十两。土药不论价格高低,每一百斤征税银四十两。”皇帝采纳了他的建议。又因为洋鸦片来自英国商人,命令出使大臣曾纪泽与英国政府协商。至光绪九年,才按照协议订立条约,并在鸦片进口时输纳厘税。

光绪十年,制定不分洋药土药,发给华商“行坐部票”的条例,每张行票限十斤鸦片,每斤捐银二钱,经过关卡,另外缴纳税厘。没有行票,货物没入官府。至于行店坐票,无论资本大小,每年捐银二十两,换领一次行票,无票不得售卖。

光绪十一年,规定鸦片入口,由官府验明后封存,等到每箱一百斤,缴纳正税三十两,厘金八十两后,才允许出运。光绪十三年,与葡萄牙政府签订协议,在澳门协助中国征收运往各口岸的鸦片税厘,和英国在香港的办法相同。


03光绪_副本.jpg


光绪二十八年,规定对鸦片同时征收课税和厘金,仍然按照现行约章执行,以后应将厘金作为加税。又规定对英国商人运销吗啡的禁令。至于作为医药使用的吗啡,进口时仍照章纳税,等到领取海关专单以后,才准运离海岸,违犯者货物没入官府。这一年裁撤浙江洋药厘金局,归海关厘税征收。光绪三十二年,德宗锐意图强,命令限期十年内将鸦片一律革除干净。广西巡抚柯逢时因另有任用而调离,皇帝赏赐给他侍郎的职衔,督办各省土药统税,在湖北设置总局,各省设置分局。经过一年,因为洋药与土药的税厘是政府每年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既然严厉禁断,应预先筹措款项以为补偿。最初规定吗啡进口时,每两征收税银三两,至此因既然准许作为医药使用,按照对百货征税的条例减轻,值百征五。

宣统二年,度支部上奏说:“各省土药减产,已将浙江、福建、江苏、安徽、山东、山西土药统税分局先后裁撤。两湖、陕西、甘肃、两广略有收数,自应及时收束。只是税局是否应该裁撤,以有无税项为标准,而统税是否应该停征,以有无生产土药为标准。”

于是分别派遣官员,到各省调查。第二年又上奏说:“现在打算裁撤土药统税分局,尚未根据各省议定的办法,派遣官员接收。而鸦片进口,已与英国政府定约,税课与厘金一起征收,每一百两增加征收二百五十两,土药也须按照这个比例增加税课。经调查,土药价值不到洋药的三分之二。既然以征税作为禁药的手段,税额不妨略微加重,即按照洋药税推算,规定土药每一百斤多征收二百三十两。凡是没有禁运以及在本地生产本地销售的土药,即按照新章程征收。”皇帝采纳了这一建议。

当时与英国政府议定,禁烟递减,已满三年,如果在七年期限以内,土药禁绝,则鸦片也禁止进口。因为鸦片加税一事已经实行,停止征收各项捐税。


银锭与票据博物馆

©2022 yindingbowuguan.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6019760号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