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寻钱记•历险记九》古玉骗局:停尸房隔壁的阴谋(上)
浏览:700   [ +收藏 ]

段洪刚丨寻钱记


九、历险记 - 古玉骗局:停尸房隔壁的阴谋(上)


停尸房和钱币古玩联系起来,看似恐怖离奇,其实也有其现实性,毕竟古钱、古玩这一行本身,也存在许多神秘性,特别是在8、90年代,资讯还不够发达的日子里。所以我才会碰到这样的事情。

遇到这事的起因,是我受伤住院!

好像是2001年前后的事情,我在老家县城里,某一天夜晚8点左右,一个男子打电话找我,我问他是谁,他说是丝霞的男朋友,我就明白了是他。他要我去街上见面,是百货公司门口。我隐隐感到不好,因为我不认识他,只听丝霞她们谈到过他,好像头一天在丝霞打工的歌厅见过一面,当时我在安慰丝霞,因为她抱怨男朋友不懂事,对他不好,我就劝他实在不行就分手算了,这么漂亮还愁找不到男朋友!

我在电话里告诉他,有事直说,不必见面。但他坚持要见面聊,语气有点急,不耐烦的样子,我更加感到不安,但心里也在想:他还不至于对我怎样吧?于是就抱着谈一谈的心理答应他见面。我想见见也好,也可以避免他误会我对丝霞有想法,说清楚也好。

我走到白货大楼门口5步左右,天色暗,街灯也不很亮,但还是看到有五、六个小青年散站在那里,我这个时候应该跑掉,但我那时没有想到人性的险恶,何况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所以还是向他们走过去,走到几个小青年旁边,一个高瘦点的迎过来问我:

“你就是段洪刚?”语气非常恶劣。我一愣,但还是回答:

“是的。有哪样事?你说吧。”

“听说你很牛!”这句话是从他嘴里喊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紧接着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我耳中一声闷响,脑袋上闷疼!一个穿白衣的小子,右手拿一个玻璃汽水瓶砸在了我的右边头上!我头被砸破的同时,他手里的玻璃瓶也震掉在了地上!

热乎乎的鲜血顺着头皮开始奔流而下!第一时间我把右手伸出来捂在裂口上,热呼呼的血从手指头缝隙间流出,沿着脸,流下肩膀,衬衫,很快,肚子上也感受到了潮热!我穿的白衬衫半件都是红色了!

很多只脚踢过来,很多只拳头砸向我身上,血眼模糊中,我瞥见一根粗大的木棒高高扬起,即将砸下!因围攻我的敌人多,拿大棒的小子一时没有砸下来的位置。我这时啥也不想了,只想跑,向医院跑!一边拼命拿左手挡开攻击者,一边奔跑!一边诅咒丝霞的男朋友,叫他小心着!那帮小子还在我后边追打。卑鄙无耻的小混蛋啊!竟然不敢单挑,还要约人,还要带武器!可笑可鄙可恨!马路上行人惊慌躲避!

大约跑出100米,从县城喷泉百货公司门口跑到十字街口人民饭店那,追我的那些混蛋竟然被我甩在数十米开外,这时我才回头看一下,然后拦了一辆的士,吩咐赶紧开到县医院急诊室!血还在流!那司机竟然准备拒载,他说:

“咋个这么多血?唉,要流到车上了!”

“不会的,基本不流了!麻烦你赶快去医院!谢谢!”我着急地说。那司机不太情愿地启动了。去医院的途中,我赶紧拿出手机来给几个哥们打电话,一个是赵剑飞,一个是老田。老田一听,立刻问我要不要招呼一些弟兄带家伙过来报仇?我略微思考了一下,告诉他不要招呼弟兄,自己过来医院招呼一下就好了!

我到县医院急诊科门口时,血大概是止住了,没有再往外流,也许头上的血不多,流光了吧。半个身子是红色的!脑袋开始剧痛!医生看了我的样子,十分认真,立刻吩咐护士把我带到手术室,趟上手术床,简单问了经过,吩咐护士配药水,打麻醉等。过了一会,赵剑飞、老田和另外一个朋友都来了。护士还在简单清洗伤口,剪开头发。我把情况简单向老田他们讲了,老田主张不要报警,叫上几个弟兄,马上就去摆平那几个小子。小赵主张还是报警好,不然现在出去不一定找得到人,而且报仇之后也许更麻烦。而且,小赵说派出所的民警还是给他面子的,一定会及时处理。因为他就是被派出所开出的,所以熟人还是有。于是就决定采纳这个意见。他就打电话给派出所的熟人,我一听电话,笑了,因为他找的那个实习民警,也是我认识的!高中时低我一级,是我的学弟,现在警校都快毕业了,正好在小赵曾经呆过的那个西城派出所实习。

护士剪好头发,准备打麻醉,由于要在头皮上注射,护士离我很近,我眼睛上的血块也被清洗了,所以看清楚了护士,竟然是我们村的小姑娘小英,非常漂亮,在州卫校读书,今年夏天将毕业,正在这里当实习护士!我就和她聊了几句,主要是要叮嘱她别把这事回村里去说,千万不要让我父母知道啊!她也大吃一惊,没有想到是我!我不是在武汉读大学么,怎么会在这里被流氓打伤?!唉,真是奇怪啊!

在头皮上打麻醉针,其痛无比!非常清醒地感受着粗大的特号麻醉针刺进肉里,那种尖锐的疼痛真是难以忍受,简直比脑袋上的裂口还疼!我问怎么这么疼啊?又惊诧于针筒怎么比一般打针的粗大?简直是打牛用的啊!小英和帮忙的两个护士都笑了起来!我也笑了一下,伤口疼得咧嘴!小英赶紧叮嘱我不要笑,还说打麻醉针都很疼,针也比一般粗些,忍一下疼,总比等下缝头好点。我想,好了,打完麻醉,等下在我脑袋上缝拉链就没那么疼啦。我问小英,我头上的裂口大吗?她说不太大,大概有一个手指头那么长,需要缝10针左右,接着她又微笑着说(看不见她微笑,因为带着口罩,不过估计是微笑):

“你的头真硬,嘻嘻!一般被汽水瓶、啤酒瓶直接使劲砸到了的话,头骨都会开裂的,那就很危险了!但是你的头骨没有裂,只是扁了一点,不过头皮开口也不小!”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时小赵他们在门口等警察。

开始缝针了,是医生指挥另一个女孩子缝的!

一针下去,我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我颤抖着问:

“不是打了麻醉针吗?怎么还这么疼啊!钻心的疼!”

“是吗?啊,可能是时间短了点,我们想尽快缝合伤口,越早越好,而且头皮上皮薄肉少,麻药起作用慢些。我会缝慢点,你忍忍,一会就好了。”这个护士轻声说,小英也附和着安慰我。

完蛋了!这次是真的要体会“割肉”的晚清十大酷刑之一了!唉。。。。。。一针。。。。。。二针。。。。。。我开始还记得数第几针,到第三下就无法忍受了,痛得感觉麻木,无法集中精神数数!尖针刺进肉里,再穿出来,接着是带着线通过的那种痛!妈的!痛死我了!真的比瓶子砸头痛多了!那种痛是钝痛,这种痛是刺骨的尖锐的割裂的痛!

终于,缝好了,9针!

护士们开始清理手术室,另一个把我推到病房,老田他们一起陪我过去。

开始打点滴,疼痛稍微减轻了一点,小英嘱咐我好好休息。实习民警小姜来了,拿着个本子,打过招呼后记录了一些情况,告诉我说案子发生地是东城派出所管,要我联系东城的,他会把记录情况转交给东城的,还告诉我东城的副所长是我高中同班同学,我一听,又吃一惊!很久没有和高中同学联系,没想到,一个个混的还不错,想想自己,不免又惭愧起来!唉,伤感!


寻钱记4-55a.jpg


打完点滴后老田他们陪我聊了一会天,我让他们回去了,我躺着休息,开始想明天的事情,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顶着满脑袋的大白布绷带出去医院门口吃早点,顺便给老周和他儿子小周打电话,告诉他们情况,同时也电话告诉了丝霞,她大吃一惊!表示了万分的抱歉和关心,我心里挺暖和的。吃过早点不久我那位副所长同学带着一个民警到医院来了,互相问候之后,把情况作了介绍。他说知道带头的就好办,让我等消息。他们刚要走,丝霞和小枣、美蕊都来了,带着好多水果,还有一束鲜花。美蕊一见副所长就打起了招呼,原来他们也认识!互相聊了一会,警察先走了,3个美女留下来和我聊了半天,一边骂那小子过分,一边也埋怨我傻啊!

中午老周和他儿子来看我,我让小周去帮我买了一件新衬衫来,把那件血衣丢了,当然,我还拍了照片。老田他们也来了,一起吃中午饭。吃饭的时候,老周告诉我,医院有个玩古董的熟人,玩得很好,而且专玩高档的,玉观音、玉佛等等收藏了好几件!等他联系一下,我伤好后去看看。我说好!下午他们出去逛街了,我一个人在医院里到处走走。上午小英来给我打针的时候,告诉我她们实习的护士宿舍位置,我就去找她们聊天。她们实习护士宿舍很大,是那种高中学生宿舍的格局,一个大间,摆7、8个高低床,中间一个过道。小英自个在看书,招呼我进去坐,她的床靠窗户,我就忘外看了一眼,正好看见一个担架车推进窗下的一个阴暗的大门,车上很明显是一个刚死去的人!白单子蒙着。两个形貌特别、有点怪里怪气的男子从住院大楼推来小车后,去搬运尸体。我留意看他俩,只听其中一个对另一个说:

“老白,你哪天去找老倌?”

“等忙过这两天,我上个街子日还在小学那边见到了他。”另一个被叫老白的说,忽然压低了声音说:

“你那个东西搞好了没有?不要搞太干净了,马虎点就可以了,太干净了不像出土的东西,反倒不好。”

“不要紧,老倌眼力不好,你房子又黑,嘿嘿,一定要做上一笔!”另一个人说。我觉得纳闷,这俩人说的事情怎么好像跟我有关似的,又那么神神秘秘的。心下不乐。正在这时我听到小英在我后边说话:

“下边是停尸房。不要看,很难看。”

小英看我眉头紧皱,告诉我说,语气比较平静。我却是吓了一跳,怎么住这么个地方?不害怕吗?我问。她说不害怕,在学校解剖过尸体的,也就没那么害怕了,刚开始当然是吓得要死,吃不好睡不好的。陪她说了一会话,问她实习后去哪里等等,还吃了一个蕉桃,然后就走了。我心里却还在嘀咕刚才的那俩人的对话。

晚上丝霞、美蕊、小枣过来请我吃夜宵,我叫上一直陪着我的小周,还有小赵,一起喝酒。也许喝酒能促进伤口复原呢,我想,医生倒是提醒我尽量不要喝。

第三天上午,派出所打电话给我,说找到那小子的家人了,他姐姐准备先来看看我,先谈谈,看尽量私了吧。我说私了也可以,我也不想过多麻烦,毕竟不是重伤。我把老周小周父子俩喊来了,我们先商量了一下,老周就算我的家长,我称呼他舅舅,由他代表我,和那小子的姐姐商量补偿细节。这事我不想让家人父母知道,那样他们会心疼难过的。下午老田也来了。老周来的时候问我,知不知道医院里有个玩古董玩得很好的人?我想了一想,没有丝毫印象。老周说有人介绍这里有个高手,藏品又有档次又保真,能赚大钱!我说你抽空去找找,打听打听,肯定好找!

三点多,那女人来医院看我来了,说了很多好话,陪不是,还带了些补品。谈了很多,我看在丝霞的面子上,也不想为难他们,最后连医药费、营养费在内,赔偿我3600块钱(好像是,反正不多),老周坚持要更多一点,那女人就哭穷,我也不想老看着这女人,难受,就建议老周简单点算了。

于是就这么办了。唉!

第四天出院,拆线,又把我疼得直抖!

出院后第三天老周对我说:

“医院玩古董那个我找到了,下午一起去他家玩玩吧。”

我说好。去吧,这不正好有3千多块钱补贴吗,正好可以做点生意!


(下篇待续)


银锭与票据博物馆

©2022 yindingbowuguan.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6019760号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