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寻钱记•历险记八》巨额纸币骗局:梅花党的宝藏传说(下)
浏览:665   [ +收藏 ]

段洪刚丨寻钱记


八、历险记 - 巨额纸币骗局:梅花党的宝藏传说(下)


1、回到武汉

三天后,我带着这些日子陆续找到的一些古钱银币,带着艰巨的任务,返回了武汉。我决定去找那张500万的大票,让老虎等一等,等我回来再说去不去三江口。

回到武汉稍微休息一天,我就开始向朋友打听关金券的情况,把不多的一些钱币全部售出,然后买了面值近10万的关金券!这个时候也奇怪,红色二千元的关金券涨幅最高,我记得年前是50一张,现在去问,要100多!我和青山的老阮一起去汉阳,找一个叫胡一刀的著名收藏人士(因家中被诈骗女人席卷而上过报纸、写过一篇批评国家博物馆馆长俞伟超主编之钱币大系书的文章、办过收藏小报,早期这些事使老胡在武汉颇有知名度)求购关金券,因为他路子多,玩得杂,我以前买过他不少铜元。在老胡家里,他告诉我,不知为何,现在找关金券的人很多,尤其是红色大面值的,他手头的几十张都没有了,连绿色小面值的也没有了。不过他说会在小报上宣传一下,看能不能有人送货,到时一定留给我。我问他有没有见过500万面值的?他惊讶地说没有,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老阮则说以前听说武汉出了一张,也不知真假,因为没有看到过实物。书上的记载也不全。我让老阮帮我打听,然后我自己琢磨怎样才能弄一张500万的出来呢?我打电话给老虎,要他想办法去找江师傅,问清楚那张伍佰万的关金券是什么样子、颜色等,我想,也许可以复印一张给他们去交差?现在不是有彩色复印机了么?反正他们谁也没有见过真品。何况他们本来就几乎就是一伙不辨真假的寻宝狂热份子,那么戏弄一下也许不过分?


寻钱记4-54a.jpg


有史以来,这是我唯一一次想到要做假钱,而且真的去做了!现在想想,确实好笑。因为我是拿一张红色二千元面值的,把“关金贰仟元”的“贰仟元”用纸条蒙住,然后用红墨水在纸条上描写颜色、花纹及“伍佰万”三字!然后拿到现在的武昌武珞路上中南附近的一家复印店复印!彩色复印费20元一面,而且还要记下身份证号码。我咬咬牙还是印了!结果印出来的效果实在难看!颜色是全了,悲剧的是“伍佰万”三字与前边的“关金”二字及周边其他字体差距太大了!任何正常人也看得出来是改的!

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制假”就这样失败了,因为连我自己也看不下去!

无奈,我做不了老王的“救命恩人”了,也搞不到一亿美金了!全是梦幻!

由于购买关金券,加上一些别的开支,云南带来的钱,全部用完,我连回云南去兑换关金券的路费都没有了!我万般无奈,打电话给一个曾经说准备帮我出版我写的一部长篇小说的出版经理,向他借500或一千块钱路费,他答应没有问题,并约好周六中午12点在武昌中南商场前的天桥上见面。我很高兴,该人见过两次,对我的小说很有兴趣,而且热情地说我需要任何帮助请告诉他。后来我的小说一直在修改,还没有给他。

周六我11点半就到了地点。等到12点不见人。12点1刻,我给他打电话,一直关机。我又累又饿又热。8月份,中南商场对面的人行天桥上。1点,电话还是不通。我确定经理不会来了,也不会再接我电话。我非常痛苦而又羞惭地搭公交回家去,随便煮碗面条对付了。老阮那时也不好过,拿低保,两个孩子上学,做生意不是很赚钱,还要留点本钱,就没有找他。一周后,实在没有办法,找一个在教书的大学同学帮忙,借了400块路费,再次回云南。

武汉到昆明的火车票座位票是219块,但那时全程需要40多个小时,非常劳累。


2、再回云南,老王惨死

再次回到我们县,已经是距上次回来半个月之后了。

一进到老虎和小胖妞住的小房子,老虎阴惨惨地看着我说:

“老王死掉了。”

“啊!?”我大吃一惊!

“被打死的。很惨。”老虎点着香烟补充说。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王那么温和胆小的一个人,怎么会被暴力打死呢?要是说出车祸、意外啥的我还相信。

“是真的,不哄你。你问小妞嘛。”他哼了一下说。旁边的小胖妞淡淡地说:

“是真的,你走后他还来过这里两次,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问你拿到伍佰万票子没有,他还怕你拿回来后和老虎私吞了呢!但他被人打死了!上个星期的事情!”

我不得不信了!经过仔细询问,大致是这样的:

老王急切地想要拿到几百万美金,老江一直催他赶紧搞一万钱来,钱一到就带他们去三江口找老人拿美金!终于老王按捺不住冲动,跑到彩虹镇找到一些“道上的”朋友,其实就是惯偷,那些惯偷领他第一次出手,就带他去两个村子偷了12条耕牛!他们一伙5、6个人赶着牛翻山越岭离开彩虹镇,准备把牛卖到南方接近开远的一个回族镇,给回族杀吃,卖牛汤锅。天亮不久,他们已经快到回族镇了,在一个山坡上,被彩虹镇村里赶来的30多人赶上,围攻!惯偷们手脚麻利,一哄而散,一个都没有被抓住,只有老王身体不好,情况又不熟悉,被村民抓住,不由分说,当场棍棒交加,打死在地。警察来的时候,牛和村民都已走远,附近村民也说不出所以然,打人的村民当然没有任何人说是谁下的手,而且还怪警察多事,“小偷么,打死算了,省事”。

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老王的老婆去派出所闹了几次,无非是要讨点经济补偿,但没有任何办法,可想而知。也就拉倒了。

我伤感了半天!再问:江师傅那边如何?退钱给老王的老婆没有?他现在还兑换关金券吗?

“哈哈哈,全是骗子!老王一死,老江和那几个老表都消失了!”

喔。

我陷入深刻的悲痛与后悔之中,痛老王之惨死,悔关金券之购买。

那次我在老家呆了一周左右就回武汉了,所有关金券低价让老虎帮我卖掉,凑够回武汉的路费就算了!

至于梅花党的骗局,后来偃旗息鼓,几年之后,又偶尔听到消息,好像还有人在搞。不过全国大力打击邪恶粗陋的FLG之后,梅花党也受打击,翻不起什么大浪了。

五百万的关金券到底有没有?事隔一年多之后,我在武汉一个著名收藏家办的私人钱币博物馆里真的看到了一张五百万面值的横幅的大红关金券!经多方打听,馆里不卖。一些藏家则无法肯定是否真品。我看过的所有钱币书上,也没有这张票子。关金券最大面值只有二十五万圆。由此我更明白了关金券诈骗的本质。

然而,世界上就有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人,还深陷其中!


银锭与票据博物馆

©2022 yindingbowuguan.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6019760号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