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寻钱记•历险记七》巨额纸币骗局:梅花党的宝藏传说(中)
浏览:622   [ +收藏 ]

段洪刚丨寻钱记


七、历险记 - 巨额纸币骗局:梅花党的宝藏传说(中)


走路大约二十分钟,到了一条小街,那是我高中时和小璐短期租住过民房的地方!感慨不已!物是人非事不休!罢了!以前街上只有路口一家旅社,现在增加到4家!改革开放使更多的农民进入城里,更多的外省人来到这里。我们走到街道最深处离大马路最远的那家旅社。天色稍微变暗了些。

爬上窄小的楼梯,上到二楼拐进去右手边的一个房间门口,远远听到房间里传来噪杂的人声。

“江师傅!”老虎敲门,同时出声喊。门里立刻安静下来。

“哪个?”门里传出来一声不大不小的问话,声音里明显带着迟疑和试探。

“是我,老虎。”老虎若无其事的回答,带着一下颇不耐烦又不明显的尾声。

“喔,老虎。”

们开了,迎面扑出一股浑浊的肮脏气味,脚汗臭,劣质烟叶味,加床铺上的黑腻熏味,我们俩在门口几乎立扑!我赶紧偏头闪一边,老虎闭着嘴,小声说:里边住的怕是猪和牛的混合动物。我刚要笑,出来一个油光水滑的人头,梳子梳得整齐的头发,衬衫领子黑脏,竟然还吊着一根红色速系式领带,穿黑西装。眼睛鬼眨着左右一扫,看着老虎说:

“嘿嘿,老虎,咋么嘴脸怪模式样的?咋个啦?”

“不咋个,不过是着你房间里的超级巴黎香水混合云南臭脚搅拌发酵的僵尸毒气喷了一下。”老虎半冷不热地笑着回答。

“哈哈哈,这个贼日的杂种!说些什样啊!这种味道才是正宗老乡的味道,可以治疗胃溃疡,阳痿。。嘿嘿,不要笑,哄你整哪样!不信你问问屋里头这几位老表是不是?而且‘老人’还告诉我,人间所有的浊气,都有一定的用途,只是我们知道得太少。‘老人’活了一百多岁,至今身体健康强壮,就是因为懂得利用几种浊气来保健!晓得不?不爱信?我告诉你个例子你不信都不行,开远市人民化工厂的毒烟气,去前年日本人出500万一年收集,中国都不卖!宁可白白放到空气中!谁知道哪些毒气能制造什么厉害的武器!所以说浊气是一门学问!你不懂不要乱冲壳子。”


寻钱记4-53a.jpg


随着他滔滔不绝的胡说,我们半信半疑地进到屋子里。一个简单的沙发,两张简单的单人床,床上坐着5、6个老农样子的人。有一个认识老虎的,打了声招呼,向我憨不愣地笑了一下。老虎问了句:

“老王你咋个也在?”老王呵呵呵傻笑了几声,深刻般地说:

“啊,还不是来帮忙,帮帮老江的忙。这个事情么,还是值得干的。”

“好啊。你们使力!早日干成!我带来个朋友,大学生。”老虎边回答老王,边转头。“老江,生意咋个样?到底哪天‘老人’会来我们这里?关金券还收不收?”

“不要乱讲‘老人’的事。短时间来不了。‘老人’的轻功更好了,比去年。上会我看见,那是在罗平县城外的一课大树下,我看到他几步就纵上五丈高的大桉树!非常神!真的是非常神,一百多岁的人啊!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到60岁怕就撒尿都撒不动了,所以要赶紧想办法整钱,挨三江口这笔宝藏搞到手!


寻钱记4-53b.jpg


这个伙子是哪个?老虎。”老江又神侃起来,最后看着我说。老虎望望我说:

“一个好朋友,姓段,放心。是大学生,有办法帮我们搞关金券!拿来给江师傅。”

“好。”我说着把揣在口袋里的一小把纸币拿出来。江师傅看到我的关金券,眼睛眨眨,显得不是特别感兴趣,简单问:

“是多大面值的?”

“不大,大概有6、7百。最大面值的是500块的。”我简单说,接着补充,“不过我可以从武汉找到大面额的!”这时的我,有点关心起来,不自觉地想抓住这个机会,脑海里浮现出武汉认识的人中,谁会有500万的大关金!

“真的?那倒是好事情。”江师傅接过我的关金券去看,边上坐着一直没有说话的几个人中,有两个凑过来看,嘴巴奇怪地蠕动着,彷佛有什么在咀嚼,其实只是一大口恶心的粘痰。我真担心他们的口水落到纸币上。

“按你的比例能兑多少钱?多兑点,江师傅,我这个朋友可以去找上百万面值的来,那是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找宝藏发大财了!还可以去找‘老人’传授点臭气健身功,不敢说活100岁,起码多活个7、80年也可以。哈哈哈”老虎半认真半玩笑地说。

“最多按7折兑换。没有问题。这个朋友想想办法,去武汉大城市找张五百万的来,我出100万现金人民币!大事办成都有好处!对不对,老表?100万算个哪样,不过是我们将来收获的千分之一而已,到时大家每人至少一亿!100万只是给这个朋友的辛苦费!你只要去武汉找到,人家愿意卖,我马上找‘老人’申请100万给你开支。100万,嘿嘿,算个球,随时要随时说,只要五百万那张大红关金券能到手!”江师傅思索着,神侃了几句。傍边的几个老表表情可笑地堆着笑脸,半天不变,嘴巴半张着,眼睛里全是彩色的五百万元的票子在晃。离江师傅最近的那个老表的口水,流到了牙齿上,外挂出来,即将下滑,恰好江师傅讲完话,老表下意识地上下两个嘴唇一合,同时一磨,差点外流的涎水又被咽回。我有点反胃。。。。。。


寻钱记4-53c.jpg


拿到江师傅的400多块折算费,老虎只问我:

“可信了?”

“半信半疑。这小笔钱是信了,关于五百万的还是未必信。”

回到旅社,我认真问老虎是怎么回事?他这才介绍:他已经打听到“老人”的下落,只等找到一百万关金券的时候,再去找“老人”!不过现在看来可以不用关金券,直接去找“老人”!因为他爹去过三江口,多少熟悉些路线,可以直接去找。他想叫上我一起去。一是我懂得的知识尤其是历史知识多,二是我对钱币熟悉,三是我们合作过几次,也算愉快和顺利吧。我犹豫不决,首先是钱的问题,要去云南贵州广西交界处的三江口,需要不少开支,而我身上不过1、2百元,加上刚才的400多。其次是危险性。我虽然处于极端彷徨无计的沉沦状态,但是我的家庭教育、内心感情以及我所学习到的社会历史知识与为人修养,在深处影响着我,使我有一种自觉对抗非法、非理性、非常情的潜质,这个潜质维持我最低限度的社会责任感及理性,也就是说,无论环境及遭遇如何悲惨、黑暗、狂乱,我都能够不随波逐流,不自暴自弃,不自甘堕落。这就是我从内心不相信“梅花党”,不相信“老人”及相关信息的深层根源。还有第三个原因,是我觉得,以其去充满危险与未知的深山探险,不如去武汉寻找更多更大面值“关金券”来兑换更有意义,更有现实可信性。

“去三江口的费用我出,加上你这几百,够用了!要是不去的话以后怕没有机会。”老虎催促我说。我想想说:

“暂时不去吧,‘老人’的可信度不高。还不如去武汉找更多关金券。”

“怎么会不可信,老江亲自看到过‘老人’的功夫。我爹也说早几年就听说过三江口的宝藏和梅花党的事情,他还说有一年在三江口那边见过‘老人’飞檐走壁!找关金券也可以,不过你去一趟武汉来回也很难,要花更多钱,而且时间长。我们不如先去三江口,看看情况再说,不行就回来你再去武汉。”

我沉吟不语。一时难以决定。其实去三江口冒险,也很有诱惑,明知不可能有什么“老人”和宝藏,但听起来去玩玩又何妨。正在这时,敲门声想起。

“哪个?”老虎问。

“我,王洪福。”门口传来刚才在江师傅房间里见过的老王的声音。

喔。

老虎开门让老王进来。老王一进来就问:

“有没有烟筒?拿来咂几口。”

老虎调侃说:

“有个鸡巴筒!又不是山区老表咂什么咂啊!拿着,抽支好烟!十块一包的!”

老王哈哈哈笑了起来,还说:你这个人么,说话总是这么好笑。接过烟后,突兀地转头问我:

“么你,么你是在武汉可以找到五百万的红关金?要多少成本?”我愣了一下,回答他说:

“只是有可能,不一定找到,不过只要是政府发过的, 肯定找得到!不会太贵吧。我还没有给武汉的朋友打电话。”

“赶紧去找。就等你好消息了!我把家里的房子也卖掉了,现在住在单位的一个小门卫室里,单位早就垮掉了,狗日的贪官早就捞到钱之后把单位卖掉给私人了。我全部钱都花掉了,给老江5万多块了!都记着帐呢。我算准了,再找一万块,等你从武汉再拿点关金券来,就算五百万那张没有,我也要去了。我就要和老江去三江口直接找老人了。这件事肯定好,我帮他搞了要有半年了,好几个人都拿钱出来。我拿的还算少的。你喊哪样名字,大学生?嘿嘿”

他傻乎乎的笑着,满脸是自我陶醉的憨态。我觉得可怕而且好笑,看着他的成熟而幼稚的脸,比我大哥更显老成一点。我说:

“中毒太深了!我不相信。但我还是会去武汉找五百万那张大关金的。找到后给你们电话,不会要很多钱的,如果有的话。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再投钱进去,已经投的能要回来一些最好。你老婆呢?有孩子吗?”我看他本实,就不拿他当外人,有话直说了。

“啊,好的。一定去,你办了就离成功不远了。我的5万算不了什么。我要想办法再整一万来。老江说了,我只要再整一万,就带我去见老人,顺利的话先兑1亿美金出来。其实我这个人不贪心,我们老百姓么,到时给我几百万用用就可以了。钱多了也麻烦。你说是吧,嘿嘿。我老婆难整得很,不赞同我,不然还可以把她住的房子也卖掉就顺利了!她要领娃娃过日子,我也不好逼她了。”

我不知道该说点啥。

“你打算怎么整那一万块呢?”老虎问。

“呃,这个么,我想过些时去彩虹那边想想办法,那边我认得几个道上的朋友,也许能搞得到的吧。”老王若有所思地说,脸埋在烟雾里。老虎听了哈哈一笑,嘲讽地说:

“道上的朋友!哈哈哈,笑死人!好了,不罗嗦了,走,干晚饭去!啊,小胖妞死哪里去了咋个还不回来!怕是跑掉了!”

正说着小胖妞回来了,左手拿着一包烟,右手拿着一根雪糕。


寻钱记4-53d.jpg


晚饭时请老王一起去。吃饭时又禁不止大谈发财的好处,老虎还是劝我先跟他去三江口,老王则竭力鼓动我回武汉去找那张500万的大票,他甚至说,他这一辈子的幸福都靠我了!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狂热过头了,老王声音短促、低缓、凌乱、含糊地说:

“大学生,救命恩人,你去吧,唉,见到你之前我都觉得没有希望了,500万一张面值的关金券,哪里有?世界上有没有?有在哪里?要是在北京在美国咋个办?我又不懂得出门,老江是高手,老江湖,但是他不能去美国吧?农民不准去美国吧?啊哈哈哈,何况他要在这里主持大局。所以钱投进去之后我担心,害怕得很,就是怕没有500万关金券。我都没有希望了,想再找一万给老江就去找老人算了,好歹拿2、3百万先用用算了。唉。你来了, 我就有希望了!等拿到1亿美金,我把半个县城买下来!杂种,叫县长来给我家守大门!哈哈哈哈,大学生,你放心去武汉拿500万来!拿来,要哪样给你哪样,美女,要哪个给你哪个,长得不白的不要!直接送你去美国读博士,回来当省长!当科学家!我女儿等你博士读回来也长大了,嫁给你!老虎,你这个杂种,讨了几个媳妇了?这个小姑娘有18岁了没有?哈哈哈,胖姑娘好,长得真好!哈哈哈,喝,看到武汉的大学生我高兴,喝酒!死了也无所谓,反正是死,喝死也好,老死也好,总之是能搞几百万用用,日子也算比县长好过了吧?省长也未必有一百万钱吧!来来来,喝酒,喝完了,等下去我住的地方,给你看几个铜钱!我从老家里带出来的。我爹妈死掉5年了,老家没有人了,唉,扯鸡巴蛋,老家的房子全部被我弟兄占掉了,我懒得跟他们计较,算了,唉,我这一辈子,胆小怕事,让他们就算了,不争。反正我要有几百万钱了,对不对?喝酒!”

我听得一会头皮发麻,一会冷笑,一会惊讶,一会失望,一会伤感。啥也不说了,喝酒。小胖妞听老王夸她胖,到也不生气,只是有点可怜有点害怕的看着老王。老虎插不上嘴,何况老王讲的主要还是和他想的差不多。只是不断冷笑,他喝酒不多,抽烟厉害。

我后来见过老王的女儿,是和后妻生的,美丽高挑,聪明懂事,当时才12岁。可怜的孩子!

8点钟喝完酒,老虎打发小胖妞先回去,我们去老王住的地方看古钱。

老王和老婆分开住3年多了,两人冲突极为严重,关系彷佛敌人,所以老王自己住在单位大楼的一楼一个小仓库间,只有两张床那么大的空间,放一张床就占一半了。房间对面是个更大的仓库房间,简单改造过租给别人,专门放录像,人进人出,吵闹非凡,大喇叭里的声音也很震撼。

老王拿出了他的古钱,遗憾,只是几个制钱,两个咸丰重宝,一个小镍币。

次日我去找老周,老周儿子也在,陪他们玩了一天,杀鸡喝酒。老周告诉我,他也听说了梅花党的事情,也认识不少人在玩,真真假假,还是不参与为好。但关金券可以搞,一来可以卖钱,二来不涉及那些危险的事情或者犯法的事情。我深以为然。


银锭与票据博物馆

©2022 yindingbowuguan.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6019760号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