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寻钱记•捡漏记八十》钟祥乡下的元宝和月光下的女孩
浏览:737   [ +收藏 ]

段洪刚丨寻钱记


八十、捡漏记 - 钟祥乡下的元宝和月光下的女孩


钟祥是湖北中部地区的一个县级市。人杰地灵,风景名胜和历史文化遗迹很多。遗憾的是我两次去那里,都没有去好好看看。

印象最深的是1999年左右去该市乡下看大元宝的一次经历。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英语系有个美丽文弱秀气伶俐的女生小黄,她家就在钟祥市乡下某镇某农场某组。1998年冬季吧,我是在该校著名的英语角(English Corner)活动中认识她的。向她学习了不少英语知识。后来比较熟悉了之后,成了好朋友,她还认我做干哥哥。有天她告诉我说,她爸爸的一个熟人,河南的老乡,在钟祥某地干活,挖水利工地时挖出来了一个大银元宝!很重很大,已经放了一段时间,不敢拿出来,想找信得过的懂古董的亲戚朋友去帮忙看看,估估价,找个合适的买主。这次她父亲就告诉了那个河南人,说是认识我这么个懂钱币的大学生,正好可以帮忙。她父亲来武汉看过她一次,我也陪着一起吃饭,非常朴实的一个农民大叔。老人家对我印象也很好。


寻钱记3-45c.jpg


听了她的介绍之后,我直觉这个东西不会很可靠,假的可能性很大,现在埋地雷的都埋到乡下埋到山区去了。我要她再写信或者她爸爸再到镇上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再问问清楚,特别是要问问挖出来的时候的详细情况。她说好的。

又过了一个月左右,是夏天酷热之时的一个周五,她来告诉我,说她爸爸已经问过了,那个河南朋友说是可靠的,是真的从山脚下的旧河渠里挖出来的,当时还有些小铜钱,都被其他民工分走了,只有大元宝在他那里,因为东西贵重,不能分,就统一由他保管,如果是真品,我去帮忙成交,给我百分之十的好处什么的。我考虑再三,为他们这么认真感动,决定去一趟看看,无论真假,就当是去看看干妹妹的父亲,看看农村风光,顺便也去看看干妹妹的妹妹—正在镇上读高中的小姑娘,特别聪明好学,美丽好强。

次日一早,拿着她给我连写带画的路线图出发了,颠簸大半天之后到了一个农场的场部所在地,时间是下午3点多了,去那个村子暂时没有车,最后一趟过路的私人客车要等到下午6、7点。这时驾驶摩托车的乡民来问我,我就随他们去了,路费是10元。道路极为难走,坑洼很多,而且半土半石子路,路两边稻谷长势不错,多数已经带黄了,显出即将成熟的状态。大约一刻钟后到了那个村子那个组的路口,我的“路线图”显示,有个大大的水泥塔的旁边的那条小路,就是进她们家的路。

跨下摩托,我顺着小路走了进去。路的那头,可以看到3、5户人家。这里是农场,所以居民不集中,往往3、5户住在一起,有的地方甚至独门独户,远离其他村组。路两边稻谷低伏,野花偶尔可见,显得十分鲜活。大路上的闷热逐渐消失,已经微有凉爽。越往前走越觉轻风加凉。走到首先看到的第一家时才发现这片田地正好是凸起处,我下摩托的地方是东侧的低地,这里是高地,再往西走,就是有一个小院落的她家,位置又低于这里,难怪轻风爽人。狗吠声中,我走下缓坡,走向她家的小小院落。

周围有些桑树、杂树,树丛外侧有个池塘,听得见鸭子叫,看不见鸭毛飞。树丛里是两排乡下农场常见的那种平房,不是传统的民居建筑。一排长大,一排较小。妹妹的父亲黄大叔已经走出来迎接我了。显然刚才梁上那家的狗吠提醒了他:可能是我到了。头天妹妹已经通过电话托人转告了老人家。老人热情地拉着我的手,把我迎进院子里。走到这里更清凉了。酷热感基本变为舒适感。老人家的热情也减少了我的疲劳。院子里还有个老人家站在那里,脸上有着看似憨厚但不真诚的笑容。这个应该是那个挖宝的河南老乡吧?刚和河南老乡招呼过,妹妹的母亲也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提着茶水罐,热情招呼我喝凉茶。

把背包放到正屋里,我这才打量了一下,发现妹妹家境真的不是很好,基本的电器都没有。一个古老的黑白小电视无声地摆着。家里所有可见的位置,都是那么简朴,虽然妹妹之前略微介绍过,但我还是很感动,很感慨。就这样的家境,她们姐妹俩那么刻苦学习,积极向上,她读上了重点大学,她妹妹在高中的成绩也不错!

正屋里光线不足,也有点闷,我说就坐在院子里吧。于是我们坐到外边来,先是谈了些武汉的生活、大学的情况,以及当然少不了的妹妹的学习和身体健康等方面。最后才谈到我来这里的正题:银元宝。那位河南老乡从一直搁在门框边的一只化肥口袋里,掏摸出来一大团旧报纸,放在地上打开。我期待着出现奇迹。我虽然对银锭不熟悉,但我熟悉云南的牌坊锭,也买卖过“新疆道验”的五十两大元宝,也见识过各种银锭,基本的判断常识还是具备的,所以我不担心我看不懂。我只担心,别拿出来的就跟电影里的道具那样的根本不存在的大元宝:两头翘,中间凸起,跟个变形加粗的笔架似的!其实那种“元宝”是明清时期一些招贴画、年画里的“漫画图形”,目的是使之看起来更饱满诱惑,有十足的质感!毕竟古代的财富观念,就是多金!于是年画上的银锭个个肥硕粗壮,中间凸起。影响到后来,很多电影电视宣传招贴等等,都不顾事实了,一概的两头翘中间凸。于是有些民间造假的低劣家伙,也没有见过真的,也不懂历史,看完电影,模仿着就那么浇注一个“大元宝”了!也许,这也可以视为“精神影响到物质”、“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物质基础”唯物辩证法的一个活例子吧!

河南老乡的大元宝终于拿出来了!天啊,第一眼,我就差点笑出来!我刚还在心里说最低限度,别是电影里的那种道具!偏偏,它就是电影里的那种道具:两头翘中间凸,傻大黑粗的一个混合金属浇注体!拿在手里死沉的,估计有2公斤多重。唉!这个当上的,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幸亏我来之前就有心理准备:就当来看看老人,看看乡下。




河南老乡还不信是假的,我就告诉他,银子是白的,尤其是拿化肥擦,越擦越白!他立刻说,那就拿点来擦擦看,怎么会不是呢?人家电影里那就是这样的嘛!看起来还真是看着电影制作的了!我说不用试了,这个真的不是银子。他不听,一定要试试,就自顾自去傍边的农具棚里打开一个化肥袋子,抓了一把碳铵(碳酸氢氨,特别刺激、常用的那种),按在元宝上使劲擦,结果可想而知,越擦越黑。甚至看不出是什么金属做的了。他终于死心了,比较郁闷的样子,不过还是表现得比较平和。



剩下的时间就是喝茶、闲聊。然后妹妹的姐姐从田里回来了,锄头上还捆着一把野菜。她回来后打过招呼就开始做饭。姐姐是典型的传统农村女子,见生人羞怯,不爱说话,干活麻利勤快,身体健壮,皮肤亮红。

饭熟的时候,妹妹也放学回来了。可怜的姑娘,每周只有周六可以回家!其他时间都要在镇上的中学苦读。骑单车来回几乎要花两个小时!

妹妹比她在武汉的姐姐更高,更健美,更亮丽!浑身散发着一股清新勇敢的气息,带点稻花香,也许是从小生活在水稻周围的缘故吧。

晚饭后河南老乡带着他的“大元宝”,骑上他的老“永久”,嘎吱嘎吱地回所在的水利施工队去了。但愿,他为这个东西,没有花太多的心思和金钱。

老人家想看看电视,遗憾收节目不正常,仅有的两个节目还是鬼影重重。妹妹说上周还可以看得清楚的,今天怎么啦?老人家说是前几天刮大风,把天线刮坏了,还没有修好。修好后会有几个清楚的频道的。

妹妹到厨房边的卫生间哗啦哗啦泼水洗澡去了,我就陪老人聊天。我乘这个机会,把我对湖北农村的很多疑问和不清楚的都来请教他,关于农业税收、农民负担、人均耕地、收入与支出等等,我问他种了多少地?收入如何?政府征收多少?他告诉我这些年政策好,每年收入还可以,只要没有天灾,基本上一年有7、8千到1万多收入,够开支的。他说一般农村农民地不多,有些甚至不种了,因为他们的负担重很多,比农场的农民难过些。但是农场的农民地多得多,各种税费负担稍微少些。然后又谈到古钱,问他有没有在其他农民家里看到过古钱之类的东西?他说曾经有些不确切的消息,但他本人没有见过什么实物,以后如果碰到机会,一定告诉我。

妹妹洗澡出来了,换了一袭朴素大方的白底碎花连衣裙,越发显得高挑美丽,在微微的暮色中如仙女一般在院子里飘动。我先陪她去池塘边,把游逛了一天的鸭子赶进圈里,然后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姐姐在给我铺床,妈妈在做针线。妹妹问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正有此意呢,于是一起出去。月亮早早地升起来了,一下子,整个空间明净清凉。

我们慢慢地走,她在前边带路,往西,也就是往下走,有时在稻田梗上,有时在低浅的车道上。轻风坲过时,真的可以听见稻谷在沙沙地低唱,还发出可爱的青稻谷的淡香。我恍然了,彷佛回到了云南乡下,我的竹园老家,我的稻田坝子。有很多虫鸣,蟋蟀,还有别的怪叫怪叫的虫子。此外不再有别的杂声,也许月亮也喜欢这种声音这种味道这种环境吧?所以才洒下如此明净的光辉,照在这一切的身上,使我们能彼此看清对方的面庞。她的面庞,是淡红色,带点黑亮,有着特别的圣洁的光晕。

我和妹妹谈话不多,她说的多些,问她姐姐在武汉的学习、生活,问我的钱币事业,问一些历史课程中的问题,问大学里的生活,她说她喜欢历史,要我多些指导她告诉她历史知识。整个田野外静静的,空空的,甚至能听到飞虫在稻叶间穿梭,水虫在稻田里晃动,妹妹的呼吸声也能应和着听在耳里,她身上的体香若隐若现地随着稻花飘起。。。。。。

忽然我注意到了流水声!

听!下边有河吗?我惊讶地问。

有啊!你看前边黑兮兮的那一带,就是河岸的柳树!再往下走几十米就可以到河边!不过底下很黑,路也窄,我们不要走远了,怕爸妈担心。妹妹说。好的,我轻声应答。

于是又慢慢在田埂上走了几分钟,我们就往回走。

整个晚上,睡在姐姐为我铺好的床上,盖着为姐姐出嫁准备的“喜”字被,我深深体会到了爸妈对我这个武汉来的他们女儿的干哥哥的爱护与关心。我一晚上难以入睡,一方面是对假钱侵害农村的忧虑,一方面是太过于宁静的乡村环境使习惯了喧嚣嘈杂大城市的我难以适应,另一方面是被窗外的异常美丽的月光勾魂摄魄,当然思绪万千......

十多年过去了,妹妹也到武汉上了大学。而今姐妹俩都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离开了武汉,我已经近十年没有他们的音信了。但时常想起她们,想起她们老家的父母,还有那明净的月光,以及月光下明净飘逸的妹妹。

深深地祝福他们全家,幸福美满!


银锭与票据博物馆

©2022 yindingbowuguan.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6019760号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