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寻钱记•捡漏记六十六》唐继尧金币的最后归宿!
浏览:605   [ +收藏 ]

段洪刚丨寻钱记


六十六、捡漏记 - 唐继尧金币的最后归宿!


在华中师大的西区,有个比较大的食堂。我带上黑牛赶紧去吃早点。

我真的想象不出来,一个实实在在的农民小贩,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是如何怀揣一个昂贵的金币找到这里来的?我对他这一趟辛苦的兴趣,几乎超过了他身上揣着的金币!真不敢想象,要是不在那里偶然碰到,那他该吃多少苦头才能找到我?   因为我已经不住在学校里,而且提前也没有招呼过!

而我一贯起床很晚,一般是9点以后才会出来!今天又为何起得这么早呢?我现在回想起那天的奇遇,真的想不起来,我是为什么打破睡懒觉的习惯,这么早起床来到1号女生楼前的!

在吃早点的时候我就问他的行程,他说先是从县城坐汽车到省城昆明,然后买了到武昌的火车票。然后在昆明住了一晚,次日上午出发。经过两天,今天凌晨5点半到达武昌火车站。然后不敢坐的士,怕骗子和抢劫,问了很多人,一路走到华中师范大学门口。走了一个多小时!这时我看看外边,天刚亮。到处是吃早点的学生,熙熙攘攘了。


寻钱记3-31a.jpg


他到学校门口时,保安还不让他进,因为天还没有亮!广播还没有响!而且他穿得实在太脏太旧了!门卫很怀疑地看了他半天,问这问那的。直到广播响了才准他进去,还告诉他往西走,到历史系大楼去打听我,或者到学生宿舍5栋找男生楼。

“名牌大学果然不一样!门卫很厉害!”他咽下一口汤粉,说了一句,又补充一句:“这粉太难吃,在我家云南是喂猪的!哈哈哈,难为你在这边吃了几年还活着!”

这死家伙!

“武汉的小吃是有名的难吃,什么宽粉、细粉实在太差,没有嚼头,没有营养,又烂又怪,我很少吃,我宁可吃点面条。偶尔才吃粉。不过你第一次来,尝一尝也好。”我自己吃了稀粥和油条。同时补充说:“武汉小吃也有好吃的,咱们吃不起或懒得去找而已”

“咳,门卫是吓唬人的!真是太意外了!你把金币藏在哪里呢?怎么保证安全的?”我又问。他鼓起贼兮兮的眼睛四处一望,然后指指自己的裤腰带:

“在这里。人在币在!嘿嘿嘿”

吃完早点,我带他到学校的招待所开了一间双人房间,25元一个床。我打算晚上来和他住一起,好好聊天。

到了房间,我让他先去洗脸,他却先解开裤带,抽出来。原来他专门买了一条双层裤带,然后在中间划开一个口子,把金币拿塑料布包好后塞进去,再用针线把前后缝起来,保证万无一失!真是精密!我捧着还有他体温的唐继尧像金币,感慨不已!越发感到肩膀上有很重的担子,这个币要是不能卖个好价钱,就太对不起黑牛这番功夫了!可是该卖多少?卖给谁?这都很费思量。黑牛的意思,能卖个万儿八千的也不错了,他和安徽朋友商量好的是6千元,多的都是他的,也就是说,6千以上的钱算利润,他和我平分。

“不能平分!你大老远这么来,我最多要一成,其他的你拿回去。”我不能不表示一下。


寻钱记3-31b.jpg


金币装好,我让他休息一会,我去办点别的事,约好下午去汉口市场,一来看看行情,二来把他带来的其他各种小钱币摆摊销售一些。他带了不少云南铜板、银币来,还有些杂碎银器、玉石。今天是星期六。

中午吃饭后,我带他到了汉口的航空路邮票钱币市场二楼,那是刚刚搬上去不久的,以前是在邮局门口摆地摊。这个市场光线比较暗,空间低。我们去的时候人已经不多了,我找到几个认识的人问了问,帮他卖掉几个铜板银币。金币只问了两个熟悉的朋友,还拿给他们看了,一个说拿不准,一个说帮我们打听一下有没有买家。老阮还在,很高兴地约我们吃晚饭,他买了黑牛不少铜板。他让我们明天早点来摆摊,今天太晚了。

次日星期天,我们起得比较早。我把我的干净衬衫拿了一件给黑牛换上,让他好好梳头洗脸,看起来整齐多了。上午的市场热闹多了,几乎所有认识的朋友都来了。黑牛的生意不错,挨着他摆摊的一个老朋友老李还和他拉上了家常:好在云南话和武汉话本来区别就不大,连比带说的,一老一少,竟然也能都用各自的地方话交流起来,武汉的老李还给了黑牛名片,约好以后有机会带云南钱币来卖给他,黑牛兴奋地连连点头。这一天我又问了3、4个可靠的朋友,结果都认为难以确定,上万的东西不敢随便买,何况金币本身软,容易作假。黑牛这枚金币有流通磕碰痕迹,细节非常清晰美观,我个人坚决认为是真品。好几位老玩家也认可,就是价格不认可。都说几千块钱可以玩玩,多了就不敢动了。

怎么办?实在有点郁闷了 。那时的我太年轻,很多事没有想到:他们不买,原因不是没有钱,而是信不过我,毕竟我刚开始玩不久,年龄又小,在他们眼里觉得我不应该有这么高档的东西。




下午回学校,带着黑牛到处转了一圈,还到照相馆合影留念。黑牛这时也有点担心了,没有想到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这么难出手!价格也不是当初想的那么好,而且别人都说了币有磕碰痕迹,价格要打很大的折扣的,何况是高档金币。

“真是猫吃腌菜不奈其何!金子软,流通过的,没有磕碰可能定是假的!有磕碰才是真钱的标准!应该更值钱啊!真不懂这帮收藏家是什么想法!和咱老百姓想的就是不一样啊!”黑牛牢骚满腹。

“不要紧,我再想办法,好东西不愁!”我安慰他。

接下来的几天,找了很多人,想了很多办法。包括把币委托给阅马场红楼一个姓闸的店主,才见过两次的人。在他那里放了两天,还写了收据,结果也没有成交,我担心,只好又去取回来。黑牛不能长时间在外,毕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第四天他就回云南了,说好币交给我。有消息就联系他,成交了就汇款给他。约好一周后的某点,他打电话过来。安徽人那边他回去再交代。

就这样,黑牛回去了。

接下来,我和这个金币之间还发生了很多故事,包括还回去云南一趟,从云南筹了6500元钱给黑牛去给安徽人。黑牛自己留了一千,算是来回武汉的开支报销吧。币还是没有卖出,暂时就算是我的了,压力非常大,但我还是有信心。又过了一个多月,偶然在校园碰到了一个小伙子,是我读书时住在一层楼的熟人,因为都喜欢钱币,有些来往。他玩古钱的,喜欢看黄色书刊。我记得非常深的一件事,是一年前去他们宿舍找他,看见他和一个男生、两个女生一起在看一本黄色杂志,裸体图案,不知是春宫图还是裸体摄影集,估计是后者,因为封面非常花哨。看到我来,他把杂志晃了一下就收起来了。两女生脸色尴尬的不得了,不过到也有几分姿色。那以后我就很少再和此人交往,对他总有点恶心感(人矮小清秀,但却老是给人一种萎靡、暧昧的不良感受。他一个什么长辈在香港,他自己也常去)。

这次偶然遇到他,问起近况,提到金币,他很感兴趣。他这时已经有一部手机,非常牛B,因为那时手机不普及,大学里一个班级4、50人,拥有手机的1、2人而已!有个呼机的已经很威风了。我把金币给他看了,他表现了比较可靠的购买意愿。他说要回老家去,让我3天后打电话给他,确定后再送币过去。他家在湖北中部某市。我说可以。价钱讲好是8500元。我顺便问了一下他的近况,原来是不读书了,上半年就离开了学校。我忽然想起一事:上半年学校里有人传过,某几个学生因为传阅黄色书刊被勒令退学。 难道就是他们?

3天后联系好了,这小子还算认真。于是我叫上一个同是该市的朋友,一起去那里。我实在对此人有些担心,信不过,不敢一个人去。去了之后,他又一再的观察金币,找了好些借口(也许是实情),又砍掉500元,只给8000元。唉,真是!也不想想我们两个人专门跑来一趟又得开支多少?不加价就罢了,还砍价!真是人心不古啊!但事已至此,只好如此。

更不料,他带我们去证券公司拿钱,原来他炒股票,需要现金就去证券公司变现。于是跟他去证券公司,我们决定当天要返回武汉,实在不想呆在这里,天气又差,阴冷。在证券公司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天要黑了,大约是下班时间到了,他才拿了5300元钱出来!说目前手头只有这么多,先给我,剩余的下周送到武汉给我,没有问题。

“都是老同学了,怕什么啊,何况你有我的手机号码,随时可以联系上我!下周一定给你送来学校,放心吧”他一再保证。怎么办?不卖不行了,我实在太缺钱了!要还账,要吃饭!咬牙,再咬牙,好吧!相信你!

然后我们就回了武汉,坐的是最后一班车。我心里实在一点把握都没有!2700元!相当大的一笔钱啊!放在朋友口袋里的(我口袋小,放不下)5300元连本钱都不到!他要是不给我这2700,我该怎么办?同行的朋友安慰我说不要紧,那小子不敢搞鬼的,再说我们去过他家,他也跑不了!就怕他借故长期拖延,那才是大问题!那能怎样?只好如此。在车上我的这位同伴还和一个邻座的女乘客吵嘴,竟然冲动到要拿出那扎5000元现金来砸那个女人,我使劲把他给按住了!什么素质啊!

回家后我拿了300元给这位朋友,算是一点小小心意。

后来这位朋友因为别的事情设计欺骗我几次,有3年没有联系!后来又碰上了,因为其他朋友的关系,我们又经常见面,但隔膜已经形成。

一周后我电话联系那位买金币的年轻朋友,他说明天见面,约我在华中师大附小门口见面。附小就在进大门100米处。我很高兴。

第二天我如约前往,远远看见他手里提着一个小小布袋。带着一贯的微笑(让人不舒服的那种)走来,我心里忽悠忽悠的,真的不相信这次他会这么爽快。果然,他先不提钱,而是把布袋递给我,让我看看。我打开一看,竟然是一袋袁大头!夹杂一些小头。他说:

“我想了个办法,我最近现金紧张,给你拿50个袁大头,现在的行情是53元一个。50个就是2650元,还有几十块就算了,那个金币我也赚不了钱,就是好玩嘛。”

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想再争什么了!但是对此人却实在是怕了!竟有这种人!

唉!那之后我没有再见过此人。

当天下午,我把大头拿到老阮家,50元一个就给他了。我没有功夫再去计算3元的利润。好在50个都是真品,这已经不错了。

这样算下来,这个金币,我不但没有赚到钱,还亏了。你看,本钱6500元。我来回云南、武汉的费用800元,来回武汉与某市的两个人费用200,再给朋友300。一共花掉7800元。而我实际从金币销售中得到的也是7800元!花费的时间、精力就不用算了。

一个小小金币的买卖,经历这么多人和事,也算罕有了。

在此祝福这个故事里的所有人,二十多年过去了,真诚希望你们幸福!


银锭与票据博物馆

©2022 yindingbowuguan.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6019760号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