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寻钱记•捡漏记六十五》黑牛把唐继尧金币带到武汉
浏览:561   [ +收藏 ]

段洪刚丨寻钱记


六十五、捡漏记 - 黑牛把唐继尧金币带到武汉


做梦也没有想到,从来连州境都没有离开过的黑牛,会离开省境,坐上了火车,不远五千多里路来到武汉!

尤其让我二十多年来倍感惊讶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哪天从昆明出发的,也不知道他应该到哪里找我!因为那个年代,一般人都还没有手机、呼机,我租住的房子也没有电话,那时和我联系的方式,除了亲笔写书信就是打电话到华中师范大学总机,再转到历史系男生住的宿舍楼,碰巧打通不占线的话,就可以请管理员再用呼叫器呼叫所找的宿舍,呼叫住在该宿舍的我的同学,然后我的同学甲或乙在的话,就会下楼来接电话,然后就可以讲话了。这种复杂、漫长,成功更多靠偶然性的通讯联系方式,我记得在华中师大存在了3年左右。

然而上天有灵:我和黑牛,竟然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在华中师范大学一号学生楼前碰面!

早在半个月前,我们通过一次电话,黑牛专门写信来,说是找到一个唐继尧像金币,具体情况约我某天某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我专门写信告诉他:某天某点,我在宿舍管理室等他电话。那天终于打通电话,约的是9点,他9点15分才打通,因为就在我等他电话的时候,还有别的电话进来找其他学生。

那天在电话里,他专门向我提到:在他家吃饭喝酒过几次的那个安徽人,问我记得吗?我说记得!那个安徽人我上次回去见过一次,白净结实的一个男子,大约26岁,人很勤快,是来云南边疆收购头发的,偶然和黑牛熟悉起来,黑牛这个人虽然委琐肮脏(外表),但很热情好客,所以就经常邀请安徽哥们一起去他家。安徽哥们也很爽快就经常去,而且还帮他家犁田、栽种,很熟悉农活。我上次回去就和他们一起去田里干过活计。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半个多月前,安徽朋友给黑牛拿来一个金币!

正面是唐继尧光头像,上边还写着“军务院抚军长唐”,背面是两支共和旗帜交叉,上边写着“拥护共和纪念”,下边写着“当银币拾圆”,旗帜的坠子下边有个小小的“1”字。是纯金的!边上有齿齿!大小比十文铜元小,薄一点。

听他说完,我大吃一惊!金币!何等稀罕之物!全国能找到流通金币的也就只有云南省!因为1916年云南制造唐继尧纪念币时,有金银铜3种。都是流通币!金币不过很少发行,存世稀少而已,不象其他近代金币,仅仅是试样,没有正式发行。所以在云南找到纪念金币是合乎常理的。但问题是,黑牛和他朋友运气会有这么好吗?上次的那批纸币已经不得了了!我问他这个金币安徽人要多少钱?是从哪里搞来的?他认真地告诉我:

安徽人收购头发,某日到了云南省第三大历史文化名城:建水县(那里至今保存有接近完好的全国第二大规模的孔庙建筑群),在老城茶馆里喝茶时,向那些老人打听有没有古钱银币等等,有个70多岁的老先生就说有!并带他到茶馆外边僻静处,大树下,从裤腰上解下个小布包,里边就有这个金币!安徽人仔细问了老头,原来老头的父亲是参加过1916年护国战争,后来发行纪念币时,留了一些下来,银币早就卖掉了,铜元也早就没有了,只有这个金币被一直保留了下来,作为纪念。现在老头老了,儿孙不孝顺,干脆不留了,把这个金币卖掉,好好过好晚年。于是安徽人就把这个金币买了下来,花了很多钱!所以安徽人要价6000元!不能少!他说他完全相信安徽人,因为这个安徽人非常好,不会骗他,何况这个币无论包浆还是颜色,都绝对是黄金,流通痕迹也很明显。“再说他骗我没有用啊,我又没有钱”,他最后补充说。我问他的意思,想怎么办呢?他说他想来武汉,可能大城市的价格好一点,卖个8千到1万没有问题。我没有经手过这个东西,价格不好讲,但估计1万块没有问题,我就说那就拿来武汉吧,来之前再写信或打电话联系好。

然后我就开始憧憬起来了!

金币啊!

何等了得!

我的身份也好象一下子高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到处打听金币的价格,我认识的人都问了,青山老阮,武昌老W,汉口L师傅等等。有的说1万,有的说2万,有的说要是真的就好,价格先不讲。

我没有理由不非常期待啊!于是开始等黑牛来武汉的确定电话。

不料就在等的过程中,我竟然在武汉市中心的华中师范大学校园的女生宿舍楼前碰到了疲惫的、迷茫的、浑身脏兮兮的黑牛!时间是清晨,天刚亮!学校催学生起床的广播刚刚想起!

你说巧不巧啊!

(二十几年过去了,我依然记不得当时为什么会天刚亮就起来跑到中文系女生宿舍楼那边去,也就是华师大的1号宿舍楼,不可思议)

(参考图片,不是当时那一枚)


寻钱记3-30a.jpg


银锭与票据博物馆

©2022 yindingbowuguan.com

备案/许可证编号:鲁ICP备16019760号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