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与苏轼共赴宋代饭局(发表《中国之韵》2018,12期)
浏览:1798   [ +收藏 ]

李小萍 金银流霞丨古代金银货币鉴赏丨


宋代有一种与文人相关的饭局,被赋予“文人雅集”的美名,其主要内容有游山玩水、饮酒赋诗、书画遣兴、品鉴文艺等。比如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所述,他在任滁州太守时,常与众宾客郊游野宴,“朝而往,暮而归”,一边享受山肴野蔌(音同“素”,sù),一边在投壶、下棋等游戏中喝酒助兴,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是人生难得之乐事。《前赤壁赋》里记载苏轼虽被贬黄州,仍“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一边“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一边“饮酒乐甚,扣舷而歌之”,最后“肴核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可见文人雅士的浪漫情怀。另苏轼《挥塵(音同“沉”,chén)录》亦载其任职杭州期间,每逢春天里的休闲日,必约请宾朋好友到西湖游玩,“晡(音bū)后鸣锣以集,复会圣湖楼,或竹阁之类,极欢而罢。”苏轼还喜欢在欢宴中作诗助兴,常常是“醉墨淋漓,不惜与人”。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他们的聚会都吃了哪些美味,喝了多少酒,又花了多少钱呢?

 

美食与美酒

我们先来看看宋代有哪些著名的美食。

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饮食果子”一章,载有京城汴梁各大酒楼的各式美食,多达二三百种:“百味羹、头羹、新法鹌子羹、三脆羹、二色腰子、虾蕈(音同‘训’,xùn)、鸡蕈、浑炮等羹、旋索粉、玉棋子、群仙羹、假河魨、白渫齑(音同‘鸡’, jī)、货鳜鱼、假元鱼、决明兜子、决明汤齑、肉醋托胎衬肠沙鱼、两熟紫苏鱼、假蛤蜊、白肉夹面子茸割肉、胡饼、汤骨头、乳炊羊、羊闹厅、羊角、腰子、鹅鸭排蒸荔枝腰子、还元腰子、烧臆子、入炉细项莲花鸭、签酒炙肚胘(音同‘闲’,xián)、虚汁垂丝羊头、入炉羊羊头、签鹅鸭、签鸡、签盘兔、炒兔、葱泼兔、假野狐等。”这些食物的售价,据《东京梦华录》记载“每个不过十五文”,或“每分不过十五钱”,价格不贵。


宋市井图(1).jpg


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卷十六)的分茶酒店、面食店两个章节里,也记录了“百味羹、锦丝头羹、十色头羹、间细头羹、海鲜头食、酥没辣、象眼头食、莲子头羹、百味韵羹、杂彩羹、叶头羹、五软羹、四软羹、三软羹、集脆羹、三脆羹、双脆羹、群鲜羹、落索儿、腰子、盐酒腰子、脂蒸腰子、酿腰子、荔枝腰子、腰子假炒肺、鸡丝签、鸡元鱼、鸡脆丝、笋鸡鹅、柰(音同‘耐’,nài)香新法鸡、酒蒸鸡、炒鸡蕈、五味鸡、鹅粉签、鸡夺真、五味杏酪鹅、绣吹鹅、间笋蒸鹅、鹅排吹羊大骨、蒸软羊、鼎煮羊、羊四软、酒蒸羊、绣吹羊、五味杏酪羊、千里羊、羊杂、羊头元鱼、羊蹄笋、细抹羊生脍、改汁羊撺粉、细点羊头”等各种美食面点,达500余种之多,看得人不禁口水直流。当时的人们喜欢吃牛羊肉,羊肉是北方进口的,相对比较贵,南宋绍兴末年“羊肉一斤,为钱九百”。而据《宋史•俸禄制上》载,当时的县尉一月工资是7700文,只够买8斤羊肉。


文人聚会除了吃的外,酒是万万不可少的,而且酒量一般不小。苏轼有一个学生叫张耒(音同“磊”,lěi),自称酒量很好,一日与晁(音同“朝”,cháo)无咎对饮,两人喝了一斗酒,只是微醉而已。宋代的一斗相当于6000毫升,至少能装10公斤酒。不过,宋时的酒是一种酿造酒,把米饭蒸熟,放凉,拌上酒曲发酵而成米酒,酒精度一般在10-15度。所以,多喝一点也不会有大问题,只要肚子不撑破。


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画有一个“孙羊正店”和一个“十千脚店”,两者都是二层楼,还附带一个院子。正店和脚店就相当于现在的酒楼,据《东京梦华录》记载:“在京正店七十二户,此外不能遍数,其余皆谓之脚店。”为什么把酒店叫正店和脚店呢?我们知道,酒是政府专卖品,而为了保证酒税的征收,政府准许一些酒店自己酿造酒,前提是必须向政府购买酿酒用的酒曲。自己酿造酒水的酒店,就叫正店,有点像现在的国营酒厂;而从正店买酒销售的酒店,就是脚店。南宋都城临安的酒楼业非常发达,《武林旧事》就收录了很多著名酒楼,如和乐楼、中和楼、太和楼、和丰楼、春风楼、西楼、太平楼、丰乐楼等官营酒楼,还有熙春楼、三元楼、赏心楼、花月楼、日新楼、五间楼等私营酒楼。


微信图片_20200225184136.jpg


宋代都城的酒楼都相当气派,门口“绣旆(音同‘配’,pèi)相招、掩翳(音同‘亦’,yì)天日”,一些高档的酒楼还使用银器,给予客人一种尊贵的待遇和服务,是官员、文人雅士及百姓聚会宴请的好场所。《东京梦华录》里载“凡京师酒店,门首皆缚彩楼欢门,唯任店入其门,一直主廊约百余步,南北天井两廊皆小合子。向晩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梦粱录》载临安城中“中瓦子前武林园,向是三元楼,康、沈家在此开沽,店门首彩画欢门,设红绿杈子,绯绿帘幕,贴金红纱栀子灯,装饰厅院廊庑,花木森茂,酒座潇洒”;《题太和楼壁》则记载了临安城中一家特大的酒楼——“太和酒楼三百间,大槽昼夜声潺潺,席分珠履三千客,后列金钗十二行 。”这三则文献告诉我们,无论是汴梁还是临安,大酒楼前都有彩楼欢门,店内有回廊、天井、包房,还有歌伎舞女相伴。


酒的价格怎样呢?北宋王安石有诗云:“百钱可得酒斗许,虽非社日常闻鼓”,即100文钱买一斗酒。《东京梦华录》里记载:“至朱雀门街西过桥,即投西大街,谓之曲院街,街南遇仙正店,前有楼子,后有台,都人谓之台上。此一店最是酒店上户,银瓶酒七十二文一角,羊羔酒八十一文一角”,说的是曲院街南有一很大的正店,里面的银瓶酒是72文一斤,羊羔酒是81文一斤,应该算是好酒了。南宋陆游也有诗云:“帐头高挂百青铜,小立旗亭满袖风,莫笑村醪(音同‘劳’,láo)薄无力,衰颜也得暂时红”,意思是说在乡间酒店喝一次酒,价钱是100文。

 

一席流水账

那么,文人聚会以及日常生活里的饭局,需要花多少钱呢?我们可以通过一些零星的文献记载,知晓一二。


苏轼《东坡志林》中曾记载:“张怀民与张昌言围棋,赌仆书字一张,胜者得此,负者出钱五百足作饭会。以饭仆。”可见,文人士大夫之间的一次小聚,只要铜钱500文。


王得臣《塵史》卷二载北宋前期,年轻的宋痒兄弟在安陆读书,生活清贫。冬至时,请同人宴饮,宋痒对客人说道:“至节无以为具,独有先人剑鞘上裏银得一两,粗以办节。乃笑曰:‘冬至吃剑鞘,年节当吃剑耳。’”一两银子可以支付一桌穷人节日宴席的费用。在当时,一两银子相当于一贯铜钱,一贯铜钱等于1000文。


文莹《湘山野录》载淳化三年(992),饶州判官白稹写便条给通判丁谓借钱,云:“为一故人至,欲具飱。举箧(音同‘切’,qiè)无一物堪质,奉假青蚨五镮(音同‘还’,huán)。”饶州判官白稹要请一位客人吃饭,需要向通判借500文铜钱。


何薳(音同“远”,yuǎn)《春渚纪闻》卷四载北宋中期,西北名将之家种氏的子弟,一次在当地乡村“醵(音同‘句’,jù)钱五千,具饭会”。用5贯钱可以办一场宴席,以将门子弟的身份,必是一场像样的酒席。


曾敏行《独醒杂志》卷九载宋仁宗初期,朝廷官员请客只是普通的宴席,到了北宋中后期变成了豪华宴席,价钱当数倍增长。至宋徽宗时更甚,蔡京有次请僚属吃饭,仅蟹黄馒头一味,“为钱一千三百余缗(音同‘民’,mín)”。缗即贯,一味蟹黄馒头要花1300贯铜钱,如此算来,一场宴席至少要上万贯铜钱。


微信图片_20200225184304.jpg


宋宁宗时,临安府的大酒店“物贱”,《西湖老人繁胜录·瓦市》载,“两人入店买五十二钱酒,也用两支银盏,亦有数般菜。”只要52文,酒水搭配几样小菜,就够两人小酌饱餐一顿。


端平年间,临安城饭店内的酒菜比较贵,耐得翁《都城纪胜·酒肆》记载:“大凡入店,不可轻易登楼上阁,恐饮燕浅短。如买酒不多,则只就楼下散坐,谓之门床马道。初坐定,酒家人先下看菜,问买多少,然后别换菜蔬。亦有生疏不惯人,便忽下箸,被笑多矣。大抵店肆饮酒,在人出著如何,只知食次,谓之下汤水,其钱少,止百钱五千者,谓之小分下酒。”意思是吃一顿酒食,最少要100文,多者5贯。


胡铨《澹庵文集》卷二载隆兴元年(1163),宋孝宗对大臣披露道:“向侍太上时,见太上吃饭不过吃得一二百钱物。朕于此时,固已有节俭之志矣”,意思是说宋高宗一顿饭只花费100-200文铜钱。


另外,小说《水浒传》也记载了一些用膳花费,如吴用前往石碣(音同“节”,jié)村游说阮氏三兄弟,花了一两银子,买了一瓮酒、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可见一两银子可以买很多食物。小说还写道陆谦来到沧州李小二酒店,拿出一两银子,对李小二说:“且收放柜上,取三四瓶好酒来。客到时,果品酒馔只顾上来,不必要问”,一两银子可以让陆谦等人美美地吃一顿。《水浒传》描写的是北宋的事情,但是由明人所写,应是明代白银的价格。


宋币知多少

宋代的货币有铜钱、铁钱、纸钞,还有白银和黄金,那么多不同质地的货币,怎么使用呢?它们之间又是怎么兑换的呢?


北宋基本上使用铜钱,四川地区使用铁钱,天圣元年(1023)成都府成立“交子务”,开始印刷发行纸币——交子;南宋疆域减少,也继承北宋发行纸钞——会子,铜钱主要在临安及附近地区使用,其他地区使用铁钱。此外,还有金银铤等金银货币,主要在海外贸易、政府专卖、国家税收、大宗商业贸易中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货币价值是随着经济状况好坏而变化的:北宋时,一两黄金等于10两白银,一两白银等于一贯铜钱、10贯铁钱,一贯铜钱等于1000文;南宋时,一两黄金等于10两白银,一两白银等于三贯铜钱,一贯铜钱等于770文。


据《宋史·食货志》载,“熙、丰以前,米石不过六七百”,《宋史·职官志》又载,“太平时期米价是1石300-600文钱”,可知一石米是300-700文铜钱。宋代一石是66斤,故此可以推算出当时一斤大米的价格,在5-10文之间。如果以现在普通大米的价格在每斤3元左右计算,则1文铜钱等于0.3-0.6元人民币。


按前文苏轼所说,一顿简单的文人饭局以500文计算,折合现在的人民币150-300元。


微信图片_20200225184235.jpg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