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大唐盛世-和市银
浏览:2572   [ +收藏 ]

初定两税法时,物重钱轻,于是把税钱折为绫绢等物征收,后来物价渐低,百姓纳税的物品越来越多,绢原来每匹值三千二百钱,后来只值一千六百钱,导致物轻钱重,虽然赋税没有增加,但是百姓负担却越来越重。度支部把应税物品颁发给各司,各司又责成州县压低税品价格,谓之“折纳”,还有“进奉”、“宣索”等,把征徭役改为“召雇”,官府强配征扣称为“和市”,巧立名目,赋税徭役日益加重。


01梓州开元十九年和市银五十两银铤.jpg


梓州开元十九年和市银五十两银铤


杨国忠进献铤的发现,为当时各种赋税上缴的例证,该铤正面錾刻“专知采市银兵部侍郎兼中丞知度事丞杨国忠进”,背面錾刻“长安郡和市银一铤十两专知官监太守总制官黄寰英天宝十一年六月二十四日”。杨国忠进献铤在全国博物馆中也有展示,如中国钱币博物馆所藏正面錾刻“专知诸道铸钱使司空兼右相杨国忠进”。


02右尚坊天九和市银三十两银铤.JPG


右尚坊天九和市银三十两银铤


中国国家博物馆所藏正面錾刻“宣城郡和市银一铤五十两专知官太中大夫使持节宣城郡诸军事守宣城郡太守上臣苗奉天宝十载四月”,背面錾刻“专知诸道铸钱使兵部侍郎并太中丞知度文事臣杨国忠进”。


03杨国忠进奉宣城县和市银五十两银铤.jpg


杨国忠进奉宣城县和市银五十两银铤


《旧唐书•卷一百六•列传第五十六》曰:“天宝八载,玄宗召公卿百僚观左藏库,喜其货币山积,面赐国忠金紫,兼权太府卿事。国忠既专钱谷之任,出入禁中,日加亲幸。会林甫卒,遂代为右相,兼吏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太清太微宫使、判度支、剑南节度、山南西道采访、两京出纳租庸铸钱等使并如故。”

公元1970年,于洛阳隋唐宫城遗址中出土了一枚银饼,上刻铭文:“安边郡和市银一铤五十两”,与和市银一起出土的还有“通州税口银”,以上这是关于出土赋税银饼实物的记录。

另外,各节度使、观察使等官员争相效仿,极力搜刮民脂民膏,为邀得恩宠,以赋税或其他名义折变金银进献朝廷。此风盛行下,全国各级州府、官吏加重了赋税,逐级进奉,均田制遭到破坏,农民负担沉重,无力承担租庸调制下的赋役义务,使国家逐渐陷入财政危机之中。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银博鉴定
手机移动端 微信公众号 银博鉴定 商务合作